Chloe

Gen figures Root

【翻译】

Shaw漫步在大街上,扭头看着道路另一侧的巨大建筑物。她径直穿过街道,在路口转弯,另一座装潢精美的建筑半掩在她面前这座高大的后。
看到旁边公园的侧边有一张无人的长椅,她走去坐了下来。从这个角度,她可以清晰地看到街道另一侧的那座学校,与此同时,她可以将自己隐藏在大街的车水马龙之中。
在小学生们成群涌出校园时,铃声响起了。Shaw试图从在人群中找到Gen,无奈人数太多,她一无所获。
“我没有出现在那儿是因为我在意这孩子,”她不停的告诉自己,“

“她很安全,你知道的。”

圆规

“曾经的杨二嫂,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呢?”x说着,转过身,在电子白板上写着什么。
上课铃声还未结束。我盯着书发呆,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立在门坎前的锥形圆规,极细的针脚似乎随时都能折断。那圆规逐渐伸出了四肢...

“吱吖”一声,冷风夺门而入,虐走教室里所剩无几的温存,吹散了脑海中那个尚未形成高高颧骨的圆规。我将脖子向领口狠狠地缩了缩,望向被推开的门。
无框镜片被擦得发亮,折射出镜片后那双眼睛透出的神采奕奕—或是说心血来潮—的光芒。Y背着手,立在门口,满脸笑意。刚刚沉寂的教室忽然吟起了低音小调。我看向同桌,她扬起眉毛,以同样差异的眼神回应。
X似乎感受到了冷风放肆的入侵,转过头。那双眼睛从诧异立刻转为尴尬—
“这节课...”
“这节课...”
似乎是同时开始,又短促的同时结束。奇异的默契使气氛增添了几分尴尬。

X似乎决定了什么,“这节课我来上语文吧...我第三节课要去开个短...”
“你上第三节,这节课我上数学。”
“会”的音节被扼在了嗓子眼,更加洪亮的声音取而代之。
Y推了推眼镜,双手背在身后。—寡人欲以五百里之地易安陵,安陵君其许寡人。没来由的,脑海里跳出了这句话。—霞微微苦笑,放下手中的笔,合上讲桌旁刚刚摊开的讲义,“那你来上吧...”,说着,向Y点头示意,匆匆走出了教室。

门被轻轻带上,将放肆的冷风拒之门外。
Y带着意味深长和极力掩饰的胜利者的微笑转向我们。镜片透着光,身后的白板上是三个炭黑色的汉字,“杨二嫂”。
我默默抽出数学课本,覆住了摊开的语文文稿。却唯独没有拿出抽屉角落的圆规。

大概,我有些害怕它生出一副高高的颧骨,抑或印上一张假想中的秦王的面孔。